爱FM法律节目, 中文文章

我有办法:假勛衔,真犯罪

点击:东方日报-我有办法《假勋衔,真犯罪》

马来西亚的授勛与嘉奖制度源自英国,早在英国殖民时期,殖民政府就在海峡联邦和殖民地落实授勛制度,直到1941年才停止。

大马在独立后,联邦执行委员会计划设立新的荣誉制度,因此国会在1958年8月宣佈通过「联邦勛章、星章和奖章荣誉制度」以取代英国的授勛和嘉奖制度。

陈键汉律师指出,全国只有9位苏丹和4位州元首有权册封有功人士,册封的头衔包括:拿督、拿督斯里。至于敦和丹斯里等头衔,只能通过国家元首册封,並有人数限制,如同一时间全国不能有超过50名敦和325名丹斯里。

他指出,州苏丹和州元首是有权自行册封有功人士,如拿督和拿督斯里,而两者之间存有细微的分別,即苏丹册封的是「Dato」,州元首则是「Datuk」。

他提到,就算是敦或丹斯里,都是没有刑事免控权的,即这些人即便有勛衔也不能够任意妄为。但这些受封的有功人士仍有一定的好处,如免费试用吉隆坡国际机场的贵宾室、名片上也能印製头衔以及拥有社会地位。

他说,如今假勛衔的情况越来越氾滥,因此国会在2016年11月通过《2016年勛衔相关罪行法令》,而国家元首则在今年2月3日宪报颁布。

「此前,我们只有根据反贪会法令来提控,有了这个法令后,我们就有专门用作勛衔相关问题的法令,以阻止偽造假勛衔的现象。」

陈键汉指出,使用假勛衔者,可面临最高3年监禁,而购买或贩卖假勛衔者则面临最高20年的监禁。

他提到,其他州也有相关的法令来阻止偽造假勛衔的情况,如雪州和柔州政府也先后制定法令。

「看过有很多不同的勛衔和名號,大家都可以到各州政府的网页確认和查看该州有什么合法的勛衔。」

另外,有关「准拿督」和「准拿督斯里」的现象,陈键汉指出,我国並没有「准拿督」的封號,这只是个虚构的头衔。

他表示,这情况类同「准新娘」,即將来会发生的意思,但实际上很多人误以为受封拿督以下的头衔后,「拿督」的勛衔就会隨之而来。

「另一个情况是,拿督以下的头衔,我们都会尊称为『准拿督』,这情况主要出现在华人社会。而实际上,在官方活动中并没有准拿督这个称號的。」

嘉宾DJ:陈键汉
电台主持人:丘淑霖

爱FM法律节目, 中文文章

我有办法:真假消息,如何辨明真偽

东方日报:我有办法:真假消息,如何辨明真偽

身处于这个资讯爆炸的时代,报章、网络、社交媒体充斥著大量的资讯及信息;可是,这些读到、看到或听到的一切是否属实呢?一旦你所相信的资讯是假资讯,你针对此进行评论或转发,法律角度而言,又会构成什么罪名呢?

陈键汉律师指出,在大马,当局针对假消息及新闻,制定了数条相关的法律条文。

他解释,在大马,誹谤可以是民事案,也可以是刑事案(刑事法典499条文刑事誹谤)。

「一般上我们在报章上看到的誹谤案件都属于民事案,即在《1957年誹谤法令》下被控。」

他指出,若要起诉一人誹谤,至少需证明3个条件:一、证明那个人所说的话、或所用的文字,具有誹谤成份;二、誹谤的言论清楚指向或辨认所指之人,乃是起诉人;三、誹谤的言论已被刊登(包括纸媒及社交媒体),让第三者得知。

AiFM主持人邱淑霖举例,当A说所有政治人物都是骗子,不能起诉他誹谤,因为这句话过于笼统,同时也未指名道姓;惟她强调,若A说,某某政党的第二领导人是骗子,儘管A没有指名道姓,但只要大多数读者能够確认被誹谤者是谁,就已经符合誹谤的元素。

陈键汉补充,若A指责B愚蠢,但是没有第三者在场,即不符合第三个元素,不构成誹谤。

他指出,一旦被起诉誹谤,答辩人可以提出言论属实、合理评论、无意誹谤、特权等理由为自己辩护。

他举例,A指B贪污,並受贿5万令吉,如果能够证明这件事是真的,即言论属实,A无罪。

至于合理评论,即A所说的誹谤性言论,必须出自于出自于內心深处最诚实的表达,同时所说的话涉及公眾利益。

针对特权这辩护理由,陈键汉举例,若A引述法官判词评论B,A即拥有绝对权利;至于有限特权(也称有条件特权),A是以道德义务及法律层面说出一番涉及公眾利益的话。

「比如,A公司的某员工B犯下欺骗及偷窃,A把此事记录在案;当B的新雇主打电话来询问关于B的事情时,A可以告知B曾经欺骗及偷窃的事情。若A被起诉,A能够以这理由辩护,因为他是为了未来雇主的利益著想。」

同时,刑事法典499(誹谤)条文阐明,任何人通过说话或阅读或看得见的形式,製作或刊登任何伤害某一个人的声誉,已誹谤他人,一旦罪成,最高刑罚为两年监禁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他举例,A说B是个很诚实的孩子,他从来没有偷过C的手錶。他指出,A这样的举动有意图促使他人相信B曾经偷过C的手錶,以这样的情形而言,A已经构成誹谤罪。

陈键汉补充,若A被问及谁偷了C的手錶时,A指向B;或是A花了一幅画显示B拿了C的手臂在逃跑,都属有意图促使他人相信B偷了C的手錶,已属誹谤。

他总结说,无论是应付来自国內还是国外的假消息和偽新闻,民眾应该先检查事实,並把事实和意见分开,切勿立刻转发,最好向有关部门求证。

嘉宾DJ:陈键汉律师
电台主持人:丘淑霖

中文文章

网站条款按“同意”的法律效用

是否曾想过,共结连理时那一声“我愿意/I Do”是一项口头合约,具有法律约束力。当然,违约的后果可是不堪入目。当我们在网络世界游览网站或购物时,经常要求网络使用者注册用户户口(user account)以便能继续购物和付款。

问题来了。当网站强制我们注册户口的当儿,会出现要求我们同意并确认网站使用条款(Terms & Conditions),如果不打勾就无法继续购物或游览,实在扫兴。可是同时我们也发现,有些网站并没有强制使用者按“同意”键却可以继续购物或游览,为何会有这样的分别?

一个比较全面的网站必定会有使用条款,使用条款一般上则围绕在免责条款(indemnity),意即若使用者在使用网站购物或依赖网站的资讯后而受到任何损害时,使用者同意网站不会负上任何责任。使用者往往在游览或使用网站时并没有注意到任何使用条款的栏目,又或是我们都往往选择,刻意或不需要去理会这些terms and conditions。可是我们是否有想过这些使用条款其实会是一份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合约?

普遍上网站可以通过以下2种方式和使用者缔结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合约,分别是:

  1. 点选同意合约(ClickWrap Agreement),意思是当你按下“同意”键的时候,你已被当作认同和接受该网站的所有使用条款,缔结了一份使用合约;或
  2. 游览同意合约(BrowseWrap Agreement),意思是网站的使用条款说明,虽然你没有按下任何“同意”键(又或没这个“同意”键给你按),不过当你继续游览或使用网站时,透过这样的举动被当作已接受了使用条款,缔结了一份使用合约。

这样的方式相当吊诡,站在合约法的角度,双方在缔结合约时的意图(intention)相当重要。以上2种方式都不属于好的方法,始终传统的合约签署才是比较保障的做法。马来西亚的电子法律未迎头赶上,但以美国为例子,他们确实在这一块做得比别人快,甚至比较好。

点选同意合约(ClickWrap Agreement

美国法庭比较倾向于认同点选同意合约,并给予法律效用。虽然使用者在打勾和按下“同意”键之前也许并没有阅读所有条款条文,但美国法庭认同这已提供了足够的机会给使用者检阅和同意这些条款。美国法庭也认为使用者其实不需要阅读所有条款,只要网站提供了合理的通知和机会给使用者阅读就可以了。

有一些网站甚至准备了更仔细和“贴心”的条款栏目,即会强制使用者把栏目箭头往下拉后才可以顺利按下“同意“键。因此,这样的动作就表示了使用者已同意网站的使用条款,也意味缔结了一份使用合约。

游览同意合约(BrowseWrap Agreement

可想而知,游览同意合约存在许多争议,因为游览同意合约仅仅透过游览和使用网站的被动动作(passive conduct)而认为你已同意使用条款,进而缔结了使用合约,一旦发生任何纠纷时网站将依赖此条款/合约拒绝负上任何责任。

乍看之下游览同意合约的确有偏于网站而非使用者,因为这些使用条款并没有清楚和明显地显示在网页内让使用者知道。有鉴于此,法庭普遍上都会认为这样的缔结方式对使用者不公。通过游览同意缔结的合约,缺少了合理的通知和机会,导致使用者对使用条款完全不知情。站在法律的角度,法律倾向于认同较合理的举动(reasonable act)。

如何制定一份好的使用条款?

它须具备以下几项条件:

  1. 必须清楚地显示给网站使用者这些使用条款的存在,或在使用者付款之前显示给使用者再看多一遍(记住,这并不是要使用者查阅所有条款);
  2. 让使用者轻易的查阅和游览所有的使用条款;
  3. 提供使用者打印或存档使用条款;
  4. 提供使用者“同意”或“不同意”的选项;以及
  5. 确保使用者在按下“同意”键后该使用条款能让使用者轻易的查询。

在迈向和强化电子商务的时代,商家确实有需要自我加强网站或电子商务平台的使用性和法律约束力,使电子业务更具竞争力与法律效用。

 

中文文章

股东不得直接干预公司行政运作

许多企业商家在成立公司经营生意时并没有取得法律咨询,在创办公司时仅引用所谓的standard宪章格式(旧1965年公司法令称Memorandum and Articles of Association),因此在发生纠纷时留下许多被诠释的空间。这就是所谓的一套条文,不同诠释。

企业纠纷被带上法庭时,法官会很严谨地在法律条文的协助和精神下,诠释公司的宪章。法律的一贯立场是,法庭不会,也不愿意介入公司的内部操作或管理(internal management),除非有非常清楚和明显的证据显示公司内部出现严重的错误管理导致利益受损等。否则,一般毫无根据的投诉将一概不受理。

同年即2017年1月,联邦法院在Ulimas Sdn Bhd v Hi-Summit Construction Sdn Bhd一案中对纠缠已久的公司内部纠纷而引起的法律问题进行了裁决。简单来说,这起案件所引起的法律问题如下:

第一道法律问题

  1. 公司最大股东在不是涉案人士的情况下,是否能直接阻止公司继续打官司?

(注:不是“涉案人士”指的是该股东不是案件的原告-Plaintiff,被告-Defendant,介入者-Intervener或第三方-Third Party

第二道法律问题

  1. 公司董事会在没有获得股东大会的授权之下是否能委任律师代表公司打官司?

法律立场与故事背景

公司董事与股东必须要清楚知道,董事会是操作公司的灵魂人物,股东并没有插手公司行政运作的权力。倘若股东有任何不满,一般来说比较恰当的管道是在股东大会内提出疑问和问责,然后让董事会作答和负责。

又或者在法律的角度,如果股东认为公司的利益已受损而董事会拒绝采取任何行动纠纷或弥补问题,股东可采取“衍生诉讼”(Derivative Action)。

衍生诉讼意即股东绕过董事代表公司和股东起诉相关人士,包括失责董事本身以维护公司的利益。在公司企业里,股东没有插手公司运作的权力,若要代表公司采取任何行动必须交由董事会决定,只因为董事会才是公司的操作者。

在Ulimas v Hi-Summit Construction的案件里,答辩方(Hi-Summit Construction)在高庭起诉上诉方(Ulimas)指责Ulimas不合法地把Hi-Summit Construction的股份转移了给他人。

在高庭聆审中,Hi-Summit Construction的最大股东突然出现在法庭内,告知法庭她身为公司最大股东不愿意继续打官司。最大股东在法庭内现身挑战本身公司的律师没有董事会议决案(board’s resolution)授权打官司,因此案件无效。

公司律师回答虽然如此,但公司董事会内3位董事有其中2位已签署委任状(warrant to act)授权该名律师代表公司进行法律诉讼。高庭在考虑了最大股东的陈述后并撤销案件。

Hi-Summit Construction向上诉庭提出了上诉,上诉庭不认同高庭的立场而推翻了高庭的决定。Ulimas尔后向联邦法院提出最后上诉。

回答第一道问题

联邦法院认为Hi-Summit Construction的最大股东并没有立场在法庭内陈述立场,因为她并不是案件的其中一方,因此不得发言。再说,联邦法院认为董事会仅对公司负责而非股东,因此董事会在运作公司的时候可以违背股东的意愿。

可以了解的是,联邦法院其实就是认为股东不能插手公司的行政运作。倘若股东有所不满,可对董事会采取法律行动。

回答第二道问题

简单来说,联邦法院即使没有董事会议决案,该律师委任状依然有效,原因如下:

  1. 虽然没有董事会议决案,但2名董事签署的委任状具有法律效力;
  1. 1965年公司法令(旧法令)第131B条文阐明公司的运作权力全权落在董事会的手中;
  1. Hi-Summit Construction的宪章授权董事会运作公司;
  1. 即使只有2/3的董事签署律师委任状,但公司宪章第109条文阐明只要是多数董事签署的议决案都会生效;
  1. 虽然该律师委任状不具有议决案的格式,但其内容和意愿和议决案一样,即该委任状可被诠释为宪章底下的董事议决案;

有鉴于此,Hi-Summit Construction提出的法律诉讼已妥当的被公司董事会授权。

我们又学习了什么?

无论是已创业或准备创业的商家们,在成立公司时有必要获得法律咨询,确保公司宪章的条文与内容符合经商方针与宗旨,清楚列明董事会的权限与公司行政运作范畴。虽然企业纠纷和诉讼在某程度上无可避免,但唯有确保自己掌握了基本法律只是,才能有效降低不必要的纠纷和诉讼,专心发展公司营运。

(照片取自网络 Picture taken from inte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