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闭门会议的深思

Tuesday, June 2, 2009

这可以说是有史以来,巫统绕过了(bypass)马华公会,与华团领袖进行闭门会议。其中慕尤丁更直接了当表示政府不能承认独中的统考文凭,以及无法制度化拨款于独中。会议结果乃是预料之事,各位华教斗士也不必大失所望,至少慕尤丁让我们看见他那真诚的意愿,纵然独中的地位仍不被官方机构承认。

独中的地位一直都是许多热爱华教人士心中无法拔除的一条棘刺,以致华团频频透过马华公会向政府“争取”承认独中统考的合法性,间接形成了一种依赖式的长期性习惯。普遍上,平民百姓都会认为马华身为执政的一份子,所以马华在解决独中课题中肯定是责无旁贷,乃理所当然之事。制度是制度,争取属争取,起码是两回事,当两者被相提并论,被人民看清的也只有马华那懦弱的一幕。

慕尤丁铁钉地告诉我们,国家政策和制度是解决独中统考合法性的绊脚石,只不过倘若扮演信息传递者这个角色是马华的话,马华也只有遭来横眉冷眼,同样的也只有逆来顺受。“争取”一词带出了一个叫人非常沉重的讯息,因为只有在不公平的大前提下才须使用“争取”的字眼。该引用“争取”一词的不该是华团,更不应是马华,因为“争取”一词根本就无需出现在我们的词典里。

巫统绕过马华会见华团领袖,可说是投下了一枚震撼性的炸弹给马华。这也非常清楚地告诉马华领导层,巫统不需再依靠马华穿针引线以聆听华社的心声。拍烂手掌者,华社也;失魂落魄者,马华领袖也。马华领导层必须清楚和了解这次闭门会议背后所散发出的浓厚政治讯息,同时也必须重新检讨马华在华社的生存价值和斗争理念。国阵精神致使马华偏离了应有的政治轨道,时代的演变更促使马华也模糊了为全民斗争的政治焦点。马华,不可再为华社斗争而已。

马华会在308大选落败,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马华绕过了没有历史包袱的新时代青年;其情况也正犹如慕尤丁绕过马华会见华团领袖般。新时代青年拒绝接受马华公会,是因为马华欠缺了如行动党和公正党身上独有的年轻活力和政治魅力。倘若马华领导层认为新时代青年会因马华曾经在历史隧道上立下过汗马功劳而接受马华公会的话,这是一个瞎子摸象的说法,而马华永远也会摸不到珍贵的象牙。

作为马来西亚的人民,我们不能一味否定和抹除马华曾经的开国功绩,因为历史是不容被随意篡改的。纵然如此,极具前瞻性视野的新时代青年却会可能选择性地忘记历史,抑或对历史浑然不知,因为他们并没有历史包袱。反之,一个政党对未来的政治展望和实际行动才是最能吸引他们的鱼饵。

慕尤丁吁请华团领袖可在自由及和谐的氛围下“畅所欲言”,是否意味着在马华公会的干涉下,华团并不能尽情地对国家领袖传情达意,而华团也只能唯唯诺诺地表达限制式的老腔?马华领导层迫切深思,深思。

议席代表着一个政党的势力,而议席的力量源自于选票,被削弱了的力量更是一个值得参考的典型例子。持续不断的谩骂声,代表着人民对马华的愤怒,也是人民对马华心中硕果仅存的一丝希望。残酷的选战并不是马华被淘汰的导火线,而是当谩骂声停止之际,就是马华跌入无底悬崖的沉重时刻。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