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越谈越空的政治论述

Thursday, July 9, 2009

纠缠了回教党数十年的马华公会,到如今还是紧咬不放,就好像林吉祥患上了“紧咬”症,每天对着马华历代总会长与署理总会长穷追猛打,也得要咬出个血流如注的剧情,让嗜血的观众拍手叫好。

早前,马华公会文告被评越来越语无伦次,走过了一个甲子,文告还是属于“极端主义”,“神权国”,“宗教狂热份子”,“虚伪”,“真面目”等枯乏和呆穷的字眼论述,看久了还真会琅琅上口,倒背如流。有一点不难理解的是马华之所以紧咬回教党,是因为回教党仍是原汁原味的宗教党。就算是埃尔多安还是保守派,每当政府宣布回教党认为不利于土著的政策之际,马华公会总是逮着他们的反对立场,拼了老命都要谴责,以泄心头之恨。

以政治的角度出发,民联的存在,也的确存有“政治正确”的味道。当国阵成员党相继沉沦的时候,一股新的力量将会把国阵送入历史,是否能超生就不得而知。民联的存在,就是利用了国阵的弊端,践踏着它而上,来个顺势英雄,拯救了国家。马华公会更显得是民联的扶把,一步一步被践踏,一日一日被否定,因为最好炮轰的,最好欺负的,就是马华公会!

民联执政初期,缔造出一片良好的声望和政境,为人民强打信心和定心针,并用行动告诉人民,你们做对了选择!所以308胜选后,秉持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种似烂非烂的主轴思想的行动党,公正党和回教党组成民联,宣布执政某些州属。

三党在竞选期间在报章上大肆宣传,承诺,誓言,宣言和理念口沫横飞,满天神佛。日落洞之虎更是大拍胸口保护和协助豆蔻村村民,最后还得劳烦最高荣耀的秘书长忙得团团转过后,才宣布引用国家土地法典阻止豆蔻村暂被夷为平地。事到如今,民联之所以取得非凡的成就,功劳归安华背后的国外顶尖智囊团成员莫属。

从308到现在,虽然民联处处以民为本,但三党之间的关系和合作却是疲弱。三党的创党宗旨和政治理念都互不相干,三党又怎么能言行一致地施政?姑且不论三党之间的政治地位,但在许多课题上民联已逐渐显露出她的弊端和祸害之处。吉打州行动党敢怒敢言,更是当机立断宣布退出州政府,虽然可能赢得一些掌声,但却让人民看见行动党和回教党之间的主仆关系。议席就是筹码,回教党深知不用看行动党的脸色办事的道理。

此外,令人感到啼笑皆非的就是林冠英声称州政府已尽能力协助处理豆蔻村一事,辩驳过后更拿起机关枪猛扫前朝政府,许子根又再次被林冠英埋伏,满身伤痕。林冠英大权在握,却拿不出诚意和能力解决事情,看来前朝政府将永不超生,所以不要忘记,民联将来还有一大堆账目等着算进前朝政府的帐簿里面,然后就顺水推舟,替人民的记忆保温,但最后问题仍丢在角落头,成了无头公案。

烂比烂,因为前朝很烂,所以都是前朝政府的错,人民切勿怪民联,这些都是前朝留下来的祸根。好吧,既然国阵都已堕落了,干脆也让民联一起跟着这种政治正确的理念堕落吧。烂比烂,总有一个没有这样烂吧。好吧,就让人民决定那一个比较不烂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