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我叫大马,不叫东马

Wednesday, May 27, 2009

一直以来,普遍上人民都会存在着一种错觉,因为我们都会把国家分为西马和东马。传统教育告诉我们,东马这个称号并无不妥。地理和历史因素更告诉我们,东马乃理所当然之词,致使东马一词已在我们的思维里根深蒂固。所以,理所当然之词造就了理所当然的意识形态。当我们说出“东马”一词时,是否有深思背后的意义和价值?

姑且暂把在朝的“一个马来西亚”和在野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置之一旁不论,然而在正式教育和传统的家庭教育熏陶下,身为大马人民的我们有否领悟到“东马”一词会为国家的政治和文化带来什么样的影响?纵然我不是所谓的“东马”子民,但我个人却对“东马”一词颇敏感,甚至从中思考“东马”和“西马”在国家的文化和政治的角度而言有何之分?

对某些东马人而言,政府所施行的某些政策似乎有意无意把他们进行政治切割,以达到政治目的。东马人往往在首相宣布内阁阵容之际,抑或公布年度财政预算案,或者奖学金分配之际“呼吁”,“或希望”“联邦政府”能照顾他们,不要把他们边缘化和忽略。308更促使东马国阵议员成了国家行政和主权的核心,所以也以致在分配“联邦”部长职上,东马的声音比以往强大了许多。政权使人腐败,国家政策更使东马人感觉比不上西马人,也间接塑造了一种西马人比较聪明强悍,东马人比较懦弱低墉的局面。

{透视308}一书中有句话值得探讨:“发展,尤其是基本设施的发展,就是砂拉越政治的全部。”我干脆把这说成“发展,就是东马政治的全部;东马的政治,就是发展。”有奖游戏,报章输送,甚至连锁快餐,在地理位置的因素比较下,东马所得待遇往往不如西马,说东马人和半岛西马人之间存着一定的隔阂和思维偏差,我想应不太过分。

政府在打造国家行政主干和制定政策时,应当革除东马和西马之分的条件和考量,以务实的行动实行“一个马来西亚”,抑或“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口号,而不只是把口号纯粹当成口号。譬如,目前政府招聘公务员的来源绝大多数来自于西马半岛,东马获得的也只是西马的“弃将”,犹如类似中国古代时的“放逐边疆”般。308启发了东马人对国家政治期盼的胆量,如今在朝的深知他们的实权,声音和力量比以前强大得许多;在野的也全力出击传达他们的思想主义,以求唤醒东马人的政治醒觉和锐觉,推翻国阵的资本主义政权。

M计划促使敦马达到政治目的,进而在执政期间仍牢牢控制东马的政治气候。在城市地区打造国家级大型计划,并置内陆乡区于不闻不问,是狡猾和聪明的政治思维底下的强硬政治手腕。在大选来临之际大打发展皇牌,政治意识欠奉的东马内陆子民仍会甘受其治。

撰写此文章的目的不在于抨击政府的不是,动机更不在于挑拨“东马”和“西马”子民之间的心屈和嚣恨。某些自认地位和实力比东马人高人一等的西马人和政党领袖,必须认清大马是以一个屋檐为主,以全民为干的国家为事实。在野和在朝必须共同关注的就是大马各族,各地区人民之间犹如鸿沟般的隔阂,而不是大选选票,国家政权或利益瓜分。

唯有打破“东马”和“西马”之分,国民才能真正往“一个马来西亚”,或“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目标迈进,体现全民团结。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