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从宰猪场看吉打州政府

Thursday, June 4, 2009

米都太子路宰猪场曾一度引起当地人士的强烈关注,更掀起地方政治的新气息。据某报章社论,宰猪场事件促使朝野政党之间的配合,除了力捍屠业人士的权益居功之上以外,这更是社稷的福祉。

经历逾40余年岁月的宰猪场,如今须面对左右为难的尴尬局面。其实,宰猪场早在前朝政府时代已被勒令搬迁。唯前朝政府已协助宰猪场寻觅了一段在武吉士南卯的土地,以充当猪只居留之所。世事往往事与愿违,民联吉打州大臣登上朝殿之际已推翻此计划,进而导致宰猪场面对裹足不前,退足不果的局面。

州务大臣训令州秘书暂缓拆除行动,并给于长达一个月之久的期限,惟市长声称联络不上州秘书而坚持必须履行责任,以致招来神手企图进行拆除工作。朝野议员纷纷闻风而抵,除了一贯性地阻止市政局进行拆除工作之外,双方却因一段小插曲而隔空叫嚣,幸而没发生任何肢体抵触。

显而易知,民联州政府内部出现了政治式的勾心斗角和沟通问题。陈暐树贵为州行政议员却无法如愿觐见大臣,从办公室到官邸,陈暐树可谓尽心尽力为民请命。然而,州务大臣的出尔反尔却伤透了当地人民的心。市政局长更放话拆除行动势在必行,如今屠业人士也只能自求其福。

林冠英曾在马六甲版本的猪农事件上扬名立万,事后更表明行动党将不分区域地捍卫猪场经营者的权益。尊敬的秘书长,我们在吉打州看见你了吗?

吉打州民联州政府应当为宰猪场寻找新地段,而非为了推翻计划而推翻。纵然诚如州政府所言,武吉士南卯地段既然不符合环境的卫生标准,为何州政府还惘顾民意地恫言拆除宰猪场?民联把与前朝政府作为敌对的狭隘政治思想带进州级政策管理,社稷还有福祉吗?

最令笔者感到耻笑的是,民联政党党员竟然还在案发现场高举大字报,谴责和谩骂国阵,更作出这一切都是国阵的遗祸如此荒谬和不具备政治思维的狡辩,人民已心淡矣!身为当权者,不但没依据逻辑思考为宰猪场寻觅新地段,反而还把矛头抛回和指责国阵。对不起!国阵已无法对付行政偏差“得很”的公务员。州权在握的民联,还是摆脱不了当反对党的思维和心态。

倘若陈暐树及李源益众议员诚心为宰猪场谋福,请言行一致地为宰猪场寻找搬迁地段,到时旧址任拆也罢,别再令自己寝食难安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